沙特经济转型靠体育?或步入中国足球后尘

今年夏天以来,沙特成了足坛的流量担当,跟随C罗脚步前来淘金的名字一个比一个响亮。根据德国转会市场网,今夏沙特职业联赛(SPL)转会支出高达9.57亿欧元,净支出8.92亿,两项数据均仅次于英超,“断层”领先于其他联赛。

这样的投入力度在传统“足球弱国”历史上绝无仅有,远超以往上演过的任何金元足球戏码。德转身价超过千万欧元的数量高达34人,C罗都只能排第27,球员质量过硬,联赛热度也在关窗后得以延续,吸引着来自全球的目光。

市面上已有不少相关分析,本文还是想侧重从经济底层逻辑聊一聊沙特这个国家,也许更有助于理解这股金元投资热的来龙去脉。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数据,2022年沙特阿拉伯国民生产总值(GDP)达到1.11万亿美元,成为第17个加入万亿俱乐部的国家,提前实现原定的2025年目标,人口3,220万,人均GDP为3.4万美元,是阿拉伯世界和中东无可撼动的老大。

然而在这份华丽的数据之下,对于石油经济的高度依赖是世人皆知的隐患,这种依赖到达了何种程度?IMF数据显示,2022年石油收入占沙特国家财政67%,石油经济占总GDP的44%,石油及相关产品占出口总额的80%。

得益于油价的坚挺,2022年沙特GDP增速高达8.7%,名列G20之首,其中石油经济GDP增速为15.3%,非石油经济的GDP增长只有4.8%。事实上过去十年沙特GDP的走势与油价基本一致,在碳中和的背景下,降低石油依赖的急迫性更上一档。

根据世界银行数据,2022年沙特三大产业(农业、工业和服务业)GDP增速分别达到3%、10.4%和6.8%。具体来看,沙特非石油经济发展驱动行业包括批发、零售、餐饮、信息通信技术和建筑。

随着疫情影响的消散,坐拥教三大圣地中的两个(麦加和麦地那),旅游业也将重新崛起。度过2020和2021两年的低谷后,访问沙特的过夜游客数量在2022年急速爬坡,在四季度超越了疫情前的单季度水平,并在2023年持续着高增长态势。

沙特政府的目标是将旅游业在GDP中的占比从2016年的3.6%提升至2025年的10%,但经历疫情的黑天鹅事件和石油出乎意料的行情后,该数字目前只有4.5%,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中,投资无疑是沙特经济的核心驱动力。世界银行数据显示,2022年固定资本形成总值占沙特GDP的25.02%,年增速达到10%。根据沙特国家投资战略(NIS)规划,到2030年固定资产投资将占据沙特GDP的30%,其中外国直接投资将占GDP的5.7%。

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肩负着每年3,000亿沙特里亚尔(约合800亿美元)的投资任务,旨在帮助大型公司成长的“伙伴项目”(Shareek Program)将填补NIS中十年5万亿沙特里亚尔(约合1.3万亿美元)的缺口,力图使民营经济达到GDP的65%。

有趣的是,这一切摆脱石油依赖的举措都以坚挺的油价为后盾,这似乎是个悖论。但无论如何,如今的沙特可谓来到了“最好的时代”,公民失业率来到了历史低点的9.4%,一切“稳中向好”,具备了开创“伟大事业”的条件。

现在轮到-本-萨勒曼(MBS)王储主导的“2030愿景”登场了。

打开2030愿景官网,酷炫感扑面而来,具有浓重的战略咨询痕迹。实际上,愿景的大部分内容的确出自咨询公司麦肯锡之手,相传沙特一年能在战略咨询上花费10亿美金。

MBS在寄语中表示,希望打造“阿拉伯和世界的心脏、全球投资的主导力量和连接亚欧非三大洲的全球枢纽”。为实现领导人的宏伟目标,愿景计划制定了“充满活力的社会、繁荣的经济体和雄心勃勃的国家”三个主题,下设6个主要目标、27个子目标和96个战略目标。

“充满活力的社会”包括文化认同和输出,对内加强民族文化研究,打造文化高地,对外做好朝圣者服务;建设文娱产业,提升居民的幸福感和生活品质,重点打造体育强国。

“繁荣的经济体”包括创造就业,促进中小企业发展,吸引外籍人才;投资未来,多元化布局,打造世界最大的主权基金;开放市场,优化营商环境,鼓励民营经济;充分利用三大洲枢纽的地理优势,扶持巨型国企,建立全球范围内的领导地位。

“雄心勃勃的国家”包括提高政府工作效率和透明性,完善监督制度,对腐败零容忍;提高社会责任感,发挥非营利组织作用,推广志愿者文化。

目前沙特已经在不少领域取得了阶段性成就,除了上文提到的旅游业迅猛复苏、失业率大幅下降,沙特的平均预期寿命已经延长到78岁,连接两座圣城和吉达国际机场的哈拉曼高铁建成通车,女性就业率较2017年的17%实现翻倍,不一而足。

此外,堪称“现代金字塔工程”的未来之城NEOM也不得不提,该项目由线性城市THE LINE、未来产业园Oxagon、山地旅游小镇Trojena和豪华游艇度假岛Sindalah四部分组成。进度最快、难度最小的Sindalah预计今年底竣工开放,其他三个天方夜谭般的项目则进度缓慢。沙特已获得2029亚冬会举办资格,相信预计作为主办场地的Trojena不会太远了。

MBS掌权后的这一系列大手笔,到底是出于沙特自身发展的必要举措,还是新领导人上台的政绩工程,抑或兼而有之,见仁见智。可以确定的是,对于沙特这样一个古老的国度,转型绝不容易,年轻的王储将面临劳动力市场不均衡、政府行政能力低下和精英统治集团等多方面挑战。

近日MBS首次接受全英文采访,坦承自己并不在乎“体育洗白(Sportswashing)”的指控,沙特已经从体育上获得了1%的GDP增长,并目标将这个数字再提高1.5%,只要所谓“体育洗白”有助于GDP增长,沙特就会继续这么干。

我们无从知晓MBS的数字是如何得出的,从财务角度看,沙特在足球、高尔夫、F1、电竞、自行车、WWE等项目上的疯狂投入,似乎很难获得与之匹配的直接回报——新赛季SPL场均上座人数仍未破万,还没有体现出对本国居民和外来旅客的显著影响。

比起虚无缥缈的美誉度或是投资的即时回报,多元化转型和国际影响力才是最重要的。兜里的钱花不出去就只是废纸,沙特习惯于用金钱迅速买到领导地位,先买了再说,因此也花了不少冤枉钱。

限于自然条件限制,目前中东国家的转型还是以第三产业为主,这是最容易也是被验证过的路径。然而沙特的人口和面积不比阿联酋、卡塔尔,单凭第三产业恐怕很难支撑得起来如此庞大的国度。

全面工业化很难,选择优势工业化门类局部发力,可能才是未来沙特的转型方向。实际上和沙特在其他领域的投资相比,例如对基建和新能源等行业的“重拳出击”,对体育的投资数目也不算什么。

而且虽然身为资深游戏玩家,MBS并不是什么疯狂的体育迷,一旦他意识到对足球或者其他体育项目的投资无法达到他想要的效果,或是已经达到了效果,那么退出也会像一阵风一样,SPL从欠薪到撒币也不过是一个夏天的工夫。违背经济规律的事物无法长久,我们已经见证过太多类似的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