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罗、本泽马、卢卡库等齐聚?沙特职业足球会成为第二个“金元中超”吗?

6月25日,欧冠决赛还代表国际米兰出战的卢卡库同意了沙特利雅得新月俱乐部的报价,一旦成行,他将与C罗、本泽马、坎特、齐耶赫等多名球星一起,征战沙特联赛。同样是过亿年薪,曾几何时,当拉米雷斯、奥斯卡、保利尼奥、特谢拉、卡拉斯科、拉维奇、特维斯闪耀中超赛场的时候,当国内球员拿着过千万年薪的时候,中超联赛也是世界足坛金元足球的代表。如今,沙特足球的一桩桩大额转会交易成为了世界足坛的热点新闻,大家不免要问,沙特足球是在重走中超金元足球的老路吗?

近日来,沙特球队不遗余力地向欧洲明星球员送出报价,在与齐耶赫谈妥了个人条款之后,利雅得胜利又将目光瞄准了马内,准备组成C罗+齐耶赫+马内的锋线“三叉戟”。同城死敌利雅得新月也没闲着,他们已经准备报价引进大巴黎中场维拉蒂,但对于这位意大利国脚,大巴黎给出了8000万至1亿欧元的要价。同时,在签下本泽马之后,吉达联合又向坎特和孙兴慜伸出了橄榄枝,并且为孙兴慜开出6000万欧元转会费、年薪3000万欧元的合约,而且一签就是四年。

光看以上金额,沙特足球已经超过了中超联赛当年的烧钱程度,对此,欧足联主席切费林表示,沙特正在重蹈中国足球的覆辙。“我认为沙特足球犯了一个错误,他们正在重蹈中国足球的覆辙。我们没有失去C罗、梅西或者本泽马,他们依然活跃在足坛当中,但当球员来到生涯末期的时候,一部分球员会选择去其他地方多赚点钱。但这不是钱的问题。最棒的球员想赢得最棒的赛事,而最棒的赛事在欧洲。有人能给我举一个顶级球星选择在职业生涯巅峰时期或者早期,就选择去沙特联赛效力的例子吗?我认为沙特足球高层应该投资青训和教练,他们应该培养自己的球员。现在这种大手笔引进生涯末期的球员的方式有悖足球发展规律。”

对此有媒体更是在报道中回忆了2012年的中超,文章表示,德罗巴是2012年来中国踢球的明星球员,当时中国的俱乐部还购买了阿内尔卡和卡努特等欧洲前锋。但自那以后的几年里,无论中国的联赛还是中国男足国家队,在国际上几乎没有取得什么进展。当然,这家媒体的报道显然不够全面,因为2015-2018年,这才是中国足球的消费顶端。

然而,金元足球只是足球花钱大手大脚的一个帽子,其里面包含的内容则有着不同的表达方式。

至少目前看来,沙特足球的烧钱,是有组织有规划的。沙特足球有一个“2030愿景”,其中有着两大目标:沙特职业联赛成为全球十大联赛之一、沙特联赛的市值翻倍达到21亿美元。这是源自沙特体育部长的“官宣”,目标包含了经济发展、竞技发展这两部分。

沙特足球近期的烧钱行动, 离不开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下文简称PIF),他们收购了利雅得新月、利雅得胜利、吉达联合、吉达国民4家俱乐部超过75%的股份。然后,PIF从五大联赛搜罗的球星,分配给四家俱乐部,帮助几家俱乐部提高他们的造血能力。球星带来的表面效应在沙特和中超其实很相似,如C罗加盟利雅得胜利让主场上座率同比增长了143%,也让对手球队共享了一部分转播效益,同时也会在C罗去到客场时增加主队的票房收入。

除了这些以外,沙特的资金也早就伸向了海外,在占有纽卡俱乐部80%的股份之后,他们有了强大的欧洲足球跳板,未来,沙特本土球员在联赛中脱颖而出之后,就有机会加盟欧洲强队锻炼,这要比中超球员孤立无援的留洋有计划有依靠许多。同时,沙特也不仅仅是光烧钱引进巨星,他们的青训造血框架在多年前已经开始搭建。今年,他们还与非洲足联签订了一份五年合作协议,让沙特联赛拥有开发非洲丰富青训足球资源的可能性,培养优秀的球员人才,不仅仅局限为沙特本国球员登上欧洲大陆,而是让更多的俱乐部培养球员得到锻炼后变现,实现职业足球造血环境的重要一环。

综上所述,沙特足球的金元足球,他的计划性要更强于中超的金元足球,所以并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么不靠谱。毕竟世界杯小组赛上逆转战胜阿根廷的经典一战可以是一剂强心针,帮助沙特足球向着2030迈进。法国SKEMA商学院体育和地缘政治经济教授查德威克认为,沙特这四家俱乐部(利雅得新月、利雅得胜利、吉达联合、吉达国民)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成为与曼联、皇马以及拜仁相媲美的世界顶级俱乐部。随着未来沙特计划承办世界杯,足球基础设施的建设以及青训计划进一步的提升将会使他们更加强劲。

有人开玩笑说,中国足球的目标从来没有提过钱,而是高大上的要打进世界杯预选赛12强、U23球员出场多少次、有多少职业裁判员、有多少E级班讲师,有多少足球传统校、有多少人群参与了足球活动、有多少足球赛事,有多大的体育场。而这些目标在金元足球之中,都属于技术含量很低,非常好实现且最适合写进政府工作报告中的,但这其实都不是足球运动的主打目标,也都不是职业足球俱乐部应该去努力的主要方向。真正的职业足球,就是要以赚钱为目标,就应该紧盯球票收入有多少、转播收入有多少、海外转会收入有多少。

当然,沙特足球与中国足球有着本质的区别,即使他们最终获得了成功,我们也无法更不能照搬。

6月25日,欧冠决赛还代表国际米兰出战的卢卡库同意了沙特利雅得新月俱乐部的报价,一旦成行,他将与C罗、本泽马、坎特、齐耶赫等多名球星一起,征战沙特联赛。同样是过亿年薪,曾几何时,当拉米雷斯、奥斯卡、保利尼奥、特谢拉、卡拉斯科、拉维奇、特维斯闪耀中超赛场的时候,当国内球员拿着过千万年薪的时候,中超联赛也是世界足坛金元足球的代表。如今,沙特足球的一桩桩大额转会交易成为了世界足坛的热点新闻,大家不免要问,沙特足球是在重走中超金元足球的老路吗?

近日来,沙特球队不遗余力地向欧洲明星球员送出报价,在与齐耶赫谈妥了个人条款之后,利雅得胜利又将目光瞄准了马内,准备组成C罗+齐耶赫+马内的锋线“三叉戟”。同城死敌利雅得新月也没闲着,他们已经准备报价引进大巴黎中场维拉蒂,但对于这位意大利国脚,大巴黎给出了8000万至1亿欧元的要价。同时,在签下本泽马之后,吉达联合又向坎特和孙兴慜伸出了橄榄枝,并且为孙兴慜开出6000万欧元转会费、年薪3000万欧元的合约,而且一签就是四年。

光看以上金额,沙特足球已经超过了中超联赛当年的烧钱程度,对此,欧足联主席切费林表示,沙特正在重蹈中国足球的覆辙。“我认为沙特足球犯了一个错误,他们正在重蹈中国足球的覆辙。我们没有失去C罗、梅西或者本泽马,他们依然活跃在足坛当中,但当球员来到生涯末期的时候,一部分球员会选择去其他地方多赚点钱。但这不是钱的问题。最棒的球员想赢得最棒的赛事,而最棒的赛事在欧洲。有人能给我举一个顶级球星选择在职业生涯巅峰时期或者早期,就选择去沙特联赛效力的例子吗?我认为沙特足球高层应该投资青训和教练,他们应该培养自己的球员。现在这种大手笔引进生涯末期的球员的方式有悖足球发展规律。”

对此有媒体更是在报道中回忆了2012年的中超,文章表示,德罗巴是2012年来中国踢球的明星球员,当时中国的俱乐部还购买了阿内尔卡和卡努特等欧洲前锋。但自那以后的几年里,无论中国的联赛还是中国男足国家队,在国际上几乎没有取得什么进展。当然,这家媒体的报道显然不够全面,因为2015-2018年,这才是中国足球的消费顶端。

然而,金元足球只是足球花钱大手大脚的一个帽子,其里面包含的内容则有着不同的表达方式。

至少目前看来,沙特足球的烧钱,是有组织有规划的。沙特足球有一个“2030愿景”,其中有着两大目标:沙特职业联赛成为全球十大联赛之一、沙特联赛的市值翻倍达到21亿美元。这是源自沙特体育部长的“官宣”,目标包含了经济发展、竞技发展这两部分。

沙特足球近期的烧钱行动, 离不开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下文简称PIF),他们收购了利雅得新月、利雅得胜利、吉达联合、吉达国民4家俱乐部超过75%的股份。然后,PIF从五大联赛搜罗的球星,分配给四家俱乐部,帮助几家俱乐部提高他们的造血能力。球星带来的表面效应在沙特和中超其实很相似,如C罗加盟利雅得胜利让主场上座率同比增长了143%,也让对手球队共享了一部分转播效益,同时也会在C罗去到客场时增加主队的票房收入。

除了这些以外,沙特的资金也早就伸向了海外,在占有纽卡俱乐部80%的股份之后,他们有了强大的欧洲足球跳板,未来,沙特本土球员在联赛中脱颖而出之后,就有机会加盟欧洲强队锻炼,这要比中超球员孤立无援的留洋有计划有依靠许多。同时,沙特也不仅仅是光烧钱引进巨星,他们的青训造血框架在多年前已经开始搭建。今年,他们还与非洲足联签订了一份五年合作协议,让沙特联赛拥有开发非洲丰富青训足球资源的可能性,培养优秀的球员人才,不仅仅局限为沙特本国球员登上欧洲大陆,而是让更多的俱乐部培养球员得到锻炼后变现,实现职业足球造血环境的重要一环。

综上所述,沙特足球的金元足球,他的计划性要更强于中超的金元足球,所以并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么不靠谱。毕竟世界杯小组赛上逆转战胜阿根廷的经典一战可以是一剂强心针,帮助沙特足球向着2030迈进。法国SKEMA商学院体育和地缘政治经济教授查德威克认为,沙特这四家俱乐部(利雅得新月、利雅得胜利、吉达联合、吉达国民)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成为与曼联、皇马以及拜仁相媲美的世界顶级俱乐部。随着未来沙特计划承办世界杯,足球基础设施的建设以及青训计划进一步的提升将会使他们更加强劲。

有人开玩笑说,中国足球的目标从来没有提过钱,而是高大上的要打进世界杯预选赛12强、U23球员出场多少次、有多少职业裁判员、有多少E级班讲师,有多少足球传统校、有多少人群参与了足球活动、有多少足球赛事,有多大的体育场。而这些目标在金元足球之中,都属于技术含量很低,非常好实现且最适合写进政府工作报告中的,但这其实都不是足球运动的主打目标,也都不是职业足球俱乐部应该去努力的主要方向。真正的职业足球,就是要以赚钱为目标,就应该紧盯球票收入有多少、转播收入有多少、海外转会收入有多少。

当然,沙特足球与中国足球有着本质的区别,即使他们最终获得了成功,我们也无法更不能照搬。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金开大道西段106号10栋移动新媒体产业大厦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 传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