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揭开黑幕的开端——2023中国足球怎么才能算“职业”

2018年10月20日,武汉卓尔(武汉长江前身)获得中甲联赛冠军,冲超成功。视觉中国供图

28日和29日,中国足协相继公布中国国奥队和中国亚运队集训名单国奥队将于2月7日至27日在上海展开今年第一期集训,这支由成耀东带领的U22球队正式晋升“国奥”,承担出征2024年U23亚洲杯(巴黎奥运预选赛)重任;亚运队主教练为扬科维奇,承担今年杭州亚运会比赛任务,球队将于2月4日至14日在广东佛山进行今年第一期集训,值得一提的是,这期集训并未征召超龄球员。

亚运队提出的“8强”目标存在实现可能。依照亚运赛制,6个小组前两名及4个成绩最好的第三名均可出线,因此对于亚运队而言,真正决定命运的比赛仅为小组出线后第一轮淘汰赛,上一届雅加达亚运会,中国队小组头名出线但被另一组第三名出线强门外,由此判断,亚运队力争8强并不为过。而和亚运队相比,国奥队确实无法提出明确目标:自2008年北京奥运以东道主身份直接入围决赛圈以来,国奥队已经在连续3届奥运预选赛上铩羽而归,2012年奥运会布拉泽维奇带队甚至没有进入决赛圈,当时队中不乏吴曦、张琳芃等实力派主将;随后2016年、2020年两届奥运预选赛,傅博和郝伟统率的两支国奥同样留下小组三连败惨痛战绩。对于总共16支球队入围、亚洲只有3.5个名额的奥运足球而言,中国国奥在实力上的差距确实明显,这届国奥能打出“正常水平”便可让球迷安心。

2023年和2024年所有国字号序列球队的全面出击,总会带来“东方不亮西方亮”的惊喜,而真正令球迷“闹心”的,还是中国足球基础建设的结构设计归根结底,职业联赛的成色与国字号球队质量、成绩相辅相成,中国国字号球队的信心不足,恰恰源于自1994年开打的职业联赛,至今在“职业”层面还有不少致命的漏洞需要修补。

1月25日晚,身处“风暴眼”的武汉长江俱乐部宣布不再注册参加由中国足协举办的男子职业足球比赛,虽然俱乐部只是声明退出职业联赛,但这已可以和“球队解散”画上等号。

武汉长江俱乐部的“退出声明”并不突兀。2022赛季中超联赛结束,河北队、广州队、武汉长江队3支球队降级,基于自身经济状况及“涉嫌严重违法”的前主教练李铁引发的“假球风波”还在调查阶段,俱乐部退出职业联赛只是时间问题,事实上俱乐部的声明也专门为球迷作出解释:“俱乐部本着高度负责任的态度,友好沟通,妥善处理各项善后工作,结清教练组和球员全部工资和社保(某教练及其经手的部分球员、外援和个别违反球队纪律的球员按法律途径处理除外)。”

根据2022年新修订的《中国足球协会纪律准则》中第四十八条(从重处罚)、第七十二条(其他弄虚作假行为)、第七十三条(严重违背公平竞赛精神)、第七十四条(不正当交易)等相关条款,武汉长江俱乐部在新赛季前被中国足协“取消注册资格”的可能性显而易见。

尽管在意料之中,但武汉长江俱乐部“退出声明”还是让众多球迷唏嘘不已:近年来从天津天海到江苏苏宁到重庆两江竞技再到武汉长江,中超级别球队的“退出率”有些刺眼。另外可以肯定的是,武汉长江不会是唯一的一家在新赛季之前“不再注册参赛”的职业俱乐部,至少在经济上面临绝境的广州队和河北队,甚至包括中超保级成功的深圳队、广州城队,不到真正解决问题的最后时刻,都还存在“托管”或“退出”风险。而据记者了解,中国足协有足够决心“拒绝”欠薪球队,为此不惜缩减联赛规模:现有18支球队的中超联赛可能回到16支球队参赛的规模,同样18支球队参赛的中甲联赛和中乙联赛,也将根据各队具体情况确认赛制与赛程,“原则上就是要保证联赛健康进行”。

中国职业联赛历史欠债之多,已到快刀斩乱麻方能见效之时。1994年甲A联赛到2004年改名中超联赛,“假赌黑”现象已然成为中国足坛巨大毒瘤,各种匪夷所思的怪现状层出不穷(典型如输球才能保级),这才有了2009年一场天翻地覆般的中国足坛反赌扫黑风暴。这轮风暴历时两年,换来职业联赛数年平静,如今十余年过去,又一场波及范围更广的清理风暴蓄势待发,至于这一波始于中国足坛内部的反腐打假已经让全国球迷翘首以盼中国足坛蛀虫伏法倘若没有武汉长江俱乐部与前主教练李铁“同归于尽”的决心和依照法律程序进行的举报,中国足球的2022将留下巨大遗憾而非一个揭开黑幕的开端。

惟健康才能发展,职业联赛需要的是“稳定”和“职业”,而非“朝令夕改”与“拍脑门”式的业余决策。

如果不出意外,2023新赛季职业联赛将于5月中旬开赛,无论参赛球队数量多少,最大的好消息当然是2023赛季职业联赛恢复主客场制这将大大减轻俱乐部招商压力。此前长达3个赛季的封闭赛会制(后期有条件开放球迷入场和部分恢复主客场制),将职业联赛与球迷割裂开来,中超以下的次级联赛,即使在信息爆炸的时代,不少球迷也需要多方打探才能获知比赛进程,至于津津乐道的赛事细节,在封闭期间传媒被压缩的时段里已然成为“奢侈品”。“让球迷进场看球”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减缓俱乐部运行压力,但“善待球迷”的具体举措,还要考验俱乐部的经营理念。

即便新一年国字号的全面出击可以收获意想不到的惊喜,即便新赛季的主客场制可以让职业联赛重返球迷的日常生活,也无法迅速填平中国足球“职业”背后的隐患:球员被欠薪的官司,俱乐部开源节流的需求,职业青训体系的修补,甚至青少年联赛的组织与协调,都与中国足球新年的“职业”指标密切相连。

在外战成绩糟糕的年代,愿意花时间、精力和金钱观看职业联赛的球迷,实在是中国足球最宝贵的财富,而国字号球队征战和职业联赛推进的最终目的,也是向球迷提供更能共情的精神食粮,这是足球运动本身的使命,也是中国足球最该考虑的“职业”要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