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被烧毁的巴黎圣母院吗?快被修好了

坍陷的中殿拱顶完成封顶,标志性的尖塔也进入组装,完成后就可以拆除手脚架,有望重新对公众开放!!

不过,为了在明年巴黎奥运会期间开放参观,法国人性情大变,不分白天黑夜爆肝赶工,夜晚的圣母院工地灯火通明……

当年,雨果写《巴黎圣母院》的时候,与出版商签了合同,却拖稿足足两年,一个字都没动。

出版商忍无可忍,给雨果下了最后通牒,逼得这位大文豪终于支棱了起来,把自己锁在家里,不到6个月就把这部巨著“爆肝”写完了。

前一阵,有博主在网上发了发出巴黎圣母院修缮工地夜晚灯火通明的照片,并不由得感慨道:

“为了赶在巴黎奥运会开幕前让巴黎圣母院重新开放,一向懒惰的法国人拼了。”

2019年,巴黎圣母院被烧的第二天,法国总统马克龙就任命了重建工程的总负责人,并许诺5年后完成重建,届时会再度开放这座大教堂。

统计对象包括教堂内部的桌椅、雕塑、画作、灯具等,而且铅皮屋顶被烈火烧融后,在地板和墙壁上留下了大量灰尘和有毒残留物。

施工人员在教堂内部和墙外搭建了大量的支撑架,用来保护受损的塔楼、拱顶和墙壁,避免发生二次坍塌,这一步又花了将近一年。

围绕这一问题,各方人士吵翻了天。争论持续到2020年7月,马克龙宣布放弃国际竞标,复刻原本的塔尖设计。

“忠于原始建筑”,这意味着不做新的修建,而且要用“原来的材料和技艺”,复原它本来的样子。

要知道,巴黎圣母院建于12-13世纪,距今有800多年的历史,没有任何图纸和模型资料可供参考,也没有建筑师和施工团队有相关建造经验。

为此,技术人员使用无人机和旋转扫描仪,扫描教堂内外全部建筑细节,并将其制作成思维模型,再由数字建模专家尽可能计算每块石头在拱顶的原始位置,通过建模模拟不同的排列组合。

研究人员对教堂里石块进行取样,在数年间翻遍全世界的古建筑和采石场,才从6000多个样品中找到了颜色、性能、成分都接近相同的石头。

对这些石材,还要采用古代工艺进行“做旧”,使之与建筑中的其他石材看上去一致。

为了尽最大可能还原木质塔尖,法国林业全行业从2021年年初开始挑选树木,在当年年底运送至全法45家锯木厂做切割、储存、晾晒。

施工方召集了大批优秀工匠,使用最传统的木槌、凿子、斧子等工具,手工雕刻拼装塔尖和基座部分的木料。

用于制作塔尖基座的是8棵直径超1米、高度超20米的巨型橡树,经打磨并预先组装后,在2023年运送至圣母院,作为一个整体进行安装。

巴黎圣母院年久失修的八座大铜钟也做了检修,声学研究员正在对其进行研究和音色调校,在不久的将来,钟声将重新在巴黎上空响起。

发生火灾时,有300吨铅融化,使教堂管风琴的音管布满了铅尘。为此,管风琴的8000多根金属管被逐一拆下来,进行清洗和维护后,再重新组装上。

比如,工作人员在教堂地下发现了一具铅棺。经考证,这具铅棺来自14世纪,棺中埋葬的可能是一位高级神职人员。

18世纪前的祭廊碎片,疑似古罗马城墙的石头……都在清理教堂的过程中被发现。

建筑前后的广场,被承包给了一个比利时景观设计团队,会进行整体的景观规划,打造成以绿荫为中心的广场。

这些年,为了修复巴黎圣母院,法国发动了1000多名文物修复专家、技术工人等,每天有500多名工人和管理人员在现场作业。

在教堂的工地现场,壁画修复师、雕塑修复师、玻璃师、石匠在研究建筑构造和艺术风格,历史学家、考古学家在检查文物,数据专家在建模……

近期,修复工程的相关负责人对媒体表示,他希望能赶在奥运会举办前让大家重新看到圣母院的塔尖和穹顶。

不过,看这个状态,法国人应该是希望最起码能在奥运会期间修复出一个观赏性比较强的样子出来。

如果法国人能继续加班,或许明年巴黎奥运会期间,我们就能看到巴黎圣母院重新开放。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